European Union External Action

郁白大使在世界和平论坛(北京)上的致辞

Beijing, 05/07/2021 - 11:56, UNIQUE ID: 210702_4
Press releases

北京, 2021年7月4日

 

 

尊敬的冯仲平,尊敬的周弘,各位同事,女士们,先生们:

谢谢你今天上午邀请我参加这次中欧关系的讨论。我的发言将集中在三点:

- 中欧关系对国际体系的稳定至关重要

- 机遇并不是仅一方受益的

- 需要正视挑战

 

1/ 国际体系压力重重,正在发生的重大变化影响着大国平衡、全球化进程和多边主义的未来。

首先,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国际体系发生重大变化。 2020 年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大流行加速了现有趋势,出现更多的单边主义,更少的全球化,更多的民族主义,更小的国际主义。在我看来,最令人担忧的事态发展是对二战以来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质疑,实际上没有一个更加积极的替代选择。

欧洲(一体化)进程,首先产生了欧洲经济共同体,后来形成欧洲联盟,获得27 个成员国让渡的一些关键性的国家权力,从而在欧盟内部和外部彰显团结和影响力,其基础是否定冲突和促进支持人类发展所有组成部分的共同价值观和原则。它牢牢植根于联合国系统,其三大支柱是安全、发展和人权。它对多边机构,如国际金融机构和世界贸易组织做出了重大贡献。今天,欧盟是世界三大经济体之一,与美国和中国并列,紧随其后的是印度。欧盟也是国际援助第一大捐助方,在捐款方面言出必行。出于这些原因,欧盟没有任何兴趣采取对抗手段,其内部和对外的目的是制定和促进全球合作标准,确保公平竞争并减少任何形式的对抗关系。在监管领域,这被称为“布鲁塞尔效应”:正如最近的一项研究认为,“与许多其他形式的全球影响不同,布鲁塞尔效应意味着欧盟不需要将其标准强加于任何人——单靠市场力量往往就足以将欧盟标准转化为全球标准,因为跨国公司自愿将欧盟规则扩展到管理其全球业务的范围。”

中欧关系就是这种方法的一个重要例证。在我们 2019 3 月最新的欧中战略前景中,我们制定了雄心勃勃的伙伴关系议程,同时寻求达成新的共识,包括在存在竞争的领域,以及寻求减少制度差异的负面影响——而第一步是公开承认存在这种分歧。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说,我们的关系对于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稳定至关重要,任何破坏这一秩序的企图都将损害欧盟和中国的共同努力。

最近两周举行的一系列高级别会议(七国集团、北约、欧盟-美国峰会和二十国集团外长会议)是在美中关系紧张局势的阴影下举行的。事实是,尽管美国政府更迭,但美中关系继续解体,而在世界其他地区,特朗普单边胁迫外交的消亡为多边合作接触重新创造了空间。欧洲领导人和欧盟本身并不认同对抗是不可避免的、与中国经济趋同同时竞争中立是不可能的。然而,我们看到世界三大经济体脱钩的重大风险,确实令人担忧,不仅是企业,也是政府。

从根本上说,问题的症结是,中国和俄罗斯都坚称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存在缺陷,似乎多边规则没有经过谈判、商定并且几十年来被所有人所接受。这种观点加剧了对多边主义(意味着在全球环境中基于规则的合作)与多极化(意味着相互独立的权力中心之间的关系),欧盟外交政策和安全高级代表称之为“帝国的归来”。

因此,从欧洲的角度来看,国际社会正面临结构性紧张局势,需要共同努力来应对、缓解和克服。在这方面,欧中关系是一个重要因素。

2/ 中欧关系发展带来的机遇并不是仅一方受益的,与一些中国评论中有时所描述的相反。

1975 5 月建交以来,中欧关系的发展历程显示出明显的成果。上海的中欧国际商学院和北京的法学院是全球规范高等教育的旗舰;知识产权保护合作使被侵权企业受益;目前在气候变化、环境、生物多样性和能源等领域的项目彰显了双方在这些生存问题上的联合领导力。科技合作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贸易和投资流动为我们双方的企业带来了生产力提高、规模经济和令人印象深刻的增长。

中欧全面投资协定(CAI)历经七年谈判于 2020 12 月在政治上完成,表明了双方都希望创造新的投资机会,同时重新平衡我们经济之间一些最成问题的不对称。这是一项来之不易的努力,有利于双方的经济利益。

然而,从经济角度来看,该协议草案在欧洲和中国都受到批评,争论的论点相互矛盾:对一些人来说,协议内容太少,来得太晚;对另一些人来说,妥协又太多了。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们在中国听到的说法是,与欧洲投资相关的经济利益是仅一方受益的,而中国根本不需要这份协议。听起来好像是欧洲在中国设立工厂并没有创造就业机会,好像是经济收益没有再投资于中国,好像是引进的技术知识没有促进中国国内的创新,好像是面向全球市场并没有推动中国经济始高速高质量发展,好像是欧洲在华企业并不是它们本来的样子:实际上,它们是欧洲所有和管理的中国企业,向中国政府纳税,雇用中国人才。

赚钱是企业的本质,为这些企业创造适当的营商条件符合东道国的利益。就在上周一,中资企业远景科技集团在法国北部投资20亿欧元建设电动汽车电池工厂:这不是支持欧盟和中国之间进一步流动所需的证据吗?

另一个关键维度是人文交流,没有这一点,中欧合作将无法持续。过去四十年中,接触、对话、学生交流、学术互动和旅游流量的激增令人印象深刻。早在上一代,在欧洲的中国研究就已经发展到人们无法想象的程度,这是一个事实。同时,在中国的欧洲研究也是如此。过去的 18 个月中,大流行病严重影响了跨境人员流动,现在的问题是中国何时以及如何重新开放,以免失去面对面接触的必要和积极势头。我们都担心中国的长期关闭国门不利于中欧关系,也不利于作为世界大国的中国。

3/ 中欧关系面临的挑战并非新生事物,但现在是明确应对这些挑战以避免进一步紧张的时候了。

欧盟和中国之间的政治分歧是显而易见的。改革开放以来,双方共同的探索各种可能的合作途径的意愿,缓和了这些分歧。这个过程带动了建立信任并培养多个领域的融合感。即使在敏感问题上,我们也进行了不同形式的对话,保持沟通渠道畅通,并在必要时接受不同意见。

然而,我们必须面对的事实是:这个相互理解和相互信任的政治空间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受到了负面影响。中国是否在挑战其与一般自由民主国家关系,特别是与欧盟关系的政治基础?我们注意到,中国正在否定任何形式的对其内政的批评,称其为“谎言和捏造”,并宣扬这是“反华策动颜色革命”的一部分;它正在质疑已经写入联合国人权宣言的普世价值观和原则;它声称其治理制度,我引用,是“优越的”;在某些情况下,它的外交不仅变得坚定果断,而且变得咄咄逼人,这让我们非常沮丧。

我们发现当下的情况是,我们的政治分歧已经成为我们合作努力的障碍。 3 22 日实施的制裁和反制裁创造了新局面。前进的道路在哪里?

中国有句成语“求同存异”,在保留不同意见的同时寻求共同点。还有人说:“智者求同,愚者求异”,有智慧的人善于发现万事万物的“同”;而愚昧的人则总把注意力放在万事万物的差别上。 我今天的建议是双方需要确认他们愿意在所有可能的途径上扩大合作,同时以尊重各自政治责任的方式解决分歧。 在欧盟,开展对外关系的政府行政部门向议会部门负责并需要其批准; 人权不仅仅是内政事务; 有效的多边主义意味着所有国家都坐在同一张桌子上,享有同等的权利,并以宽容和建设性的方式接受同行审议。

总而言之,我认为我们在谈判《中欧全面投资协定》时所表现出的智慧可能会再次被唤起,来正视我们的政治分歧,为历经两代人高度服务于双方利益的卓越关系巩固基础。

(完)

 

Languages:
社论版: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