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tish Virgin Islands and the EU

2020年的舒曼日——我个人对欧洲构想的看法

08/05/2020 - 19:55
From the blog

5月9日我们纪念欧洲日。 在《舒曼宣言》发表70周年之际,我们有机会反思欧洲一体化的意义以及欧盟在世界上的作用。 我想用这篇博客文章从个人角度来阐述为什么欧洲作为一个构想和政治工程值得捍卫。

HRVP Josep Borrell on Europe Day

 

和其他人一样,我的个人经历铸就了我的政治信念。

我对欧洲的兴趣和志向——无论是从个人或是事业上——可以追溯到17岁那年,当时正处于佛朗哥政权下,我因发表一篇关于西班牙加入当时被称为“欧洲共同市场”前景的论文获得奖学金。 对我和我这一代生活在军事独裁统治下的西班牙人来说,欧洲是希望、进步、民主、自由和团结的象征。

我第一次越过国家边界,当时并不像现在这么容易,是为了学生暑期工作:在丹麦的农场,在德国的建筑行业和英国的酒店业工作,在法国采摘葡萄。 穿越欧洲旅行带给我新的见解,新的自由和寻求新机会的能力

1969年夏天,我在马德里理工大学完成学业后,在以色列的一个合作社工作,从戈兰高地到埃拉特,我走遍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被占领土。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巴以冲突。它提示了人类历史的悲剧性和避免重蹈覆辙的必要性。这也同样激励着我们欧洲人。

欧洲的历史就是边界之战的历史。数百万人因此丧生。因此,边界是历史的伤疤。欧洲一体化构想的天才之处在于,我们不再为边界的存在而战,而是着眼于让边界变得无关紧要。事实上,欧盟已经成为消除边界的世界冠军。然而,在当今更广阔世界的各个领域和不同方面,与柏林墙倒塌之时相比,还有更多的壁垒。

目前生活在再一次边界分明的欧洲是令人震惊和痛苦的,因为边界已经对人们关闭了一个多月。虽然这样做仍有令人信服的理由。但我渴望一旦情况允许,我们所有人都能重回开放的边境,能够再次穿行欧洲。

在《舒曼宣言》发表70周年之际正是我们重温欧洲的首要原则的时刻:和平与民主、超越历史、国际团结、开放边界。我们需要大胆思考和积极行动。正如舒曼在《宣言》中所说

 没有与威胁的大小相应的创造性努力,便无法维护世界和平

舒曼的想法并不小,他也不是旧思维的囚徒。他发起的项目取得了惊人的成功,使疲惫的欧洲废墟中的人们相信自己并再次崛起,从6个成员国增长到12个,15个,直到今天的27个成员国。从煤钢共同体到共同市场,再发展到有志成为真正的地缘政治参与者的政治联盟。

是的,有很多可批评的因素。我们必须证明团结不是一个空洞的词汇,而且我们严肃认真地落实能提供切实保护的欧洲。政府的首要职责是保护,欧盟必须在对抗冠状病毒和经济复苏中发挥核心作用。在起初的磕磕绊绊之后,现在欧盟在各个方面都动员起来。在这场危机结束时,公民将根据他们对以下简单问题的回答来判断欧洲的理想:“欧盟保护了我吗?”

 

简而言之,欧洲必须同时应对三个挑战。首先,我们必须将医疗保健作为我们实现欧洲主权的安全思想和方法的一部分。第二,为了避免我们的经济崩溃,我们必须提出强有力、各国统一协调且富有想象力的对策。第三,欧洲必须领导协调一致的全球共同努力抗击本次流行大疫病。显然,单独行动的国家不会成功。

数周以来,我们的政府故意降低了经济增长速度,以确保我们的安全。严重的经济影响并不是健康危机造成的,而是为了预防疾病而采取的严格措施造成的。这些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情况对各国造成的影响差别很大,有可能在欧洲乃至世界范围内造成紧张局势。今天的关键词为卫生安全、韧性、战略自主权、多边主义和绿色复苏。
 

今天的世界与《舒曼宣言》所处的时代截然不同。70年来,我们克服了许多危机,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欧盟在70年后将如何发展?这将取决于我们今天做出的决定。
 

我,作为一个经历过欧洲历史上的风风雨雨的人,深信我们应该像舒曼那样大胆而富于创造力,并以这种精神行动。

 

社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