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gation of the European Union to El Salvador and to the Central American Integration System (SICA)

我们需要缩小疫苗接种差距

Brussels, 31/05/2021 - 08:06, UNIQUE ID: 210531_2
Op-Eds

何塞普·博雷利-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欧洲委员会副主席

截至2021年5月底,只有2.1%的非洲人接种了至少一剂COVID-19疫苗。我们需要缩小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疫苗接种差距,以避免出现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所谓的“疫苗种族隔离”。这样做既在道义上是正确的,也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因此,我们需要采取全球多边行动,以增加疫苗的产量并加速在全球范围内的推广。自疫情爆发以来,这就是欧盟选择的道路。现在,这也是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在5月21日于罗马举行的全球卫生峰会上确定的道路。

这次大流行以目前的速度每天仍导致成千上万人死亡,全世界居民要到2023年才能完成疫苗接种。然而,全球人口广泛接种疫苗是结束这场大流行的唯一途径;否则,变异的增加可能会破坏现有疫苗的有效性。

接种疫苗也是解除阻碍我们的经济和自由的限制的先决条件。这些限制对整个世界都不利,但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甚至更为严重。发达国家可以更多地依靠其社会机制和经济政策杠杆来限制大流行对其公民的影响。

如果疫苗接种差距持续存在,则有可能逆转近几十年来贫困率下降和全球不平等现象缓解的趋势。这种负面的动态将阻碍经济活动,并加剧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对于发达经济体而言,无所作为的代价肯定会比我们为帮助全世界接种疫苗所付出的代价高得多。因此,欧盟欢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出的500亿美元计划,该计划的目的是在2021年为40%的世界人口接种疫苗,到2022年年中为60%的世界人口接种疫苗。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需要密切协调多边行动。我们必须抵御将疫苗的提供与政治目标联系起来的“疫苗外交”所带来的威胁,同时也要抵御把疫苗留给自己的“疫苗民族主义”所构成的威胁。与其他国家相比,自大流行开始以来,欧盟都拒绝了这两种做法。到目前为止,我们是唯一一个在为自己的人口推进接种疫苗的同时,大量出口疫苗,并为低收入国家的疫苗推广做出了重大贡献的全球行动者。欧洲人可以为这一贡献而感到自豪。

2020年,欧盟大规模支持疫苗研发,为新一代信使核糖核酸疫苗(mRNA疫苗)的研制做出重要贡献。世卫组织的数据显示,欧盟随后成为COVID-19疫苗的主要生产地,占全球迄今使用的疫苗总量的40%左右。欧盟还向90个国家出口了2.4亿剂疫苗,这大约是我们在欧盟内部使用的剂量。

欧盟及其成员国和金融机构——我们称之为“欧洲团队”——也正在向有需要的邻国,特别是西巴尔干地区的邻国捐赠疫苗。按照上届欧洲理事会决议,其目标是在2021年底之前向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再捐赠至少1亿剂疫苗。欧洲团队也以28亿欧元的捐助成为COVAX机制的主要捐助者,该机制使较贫穷国家能够获得疫苗; 到目前为止,大约三分之一的COVAX疫苗是由欧盟资助的。然而,这一努力仍远远不足以防止疫苗接种差距扩大。

为填补这一缺口,拥有所需知识和能力的国家应提高其生产能力,以便他们既能为本国人口接种疫苗,又可以像欧盟一样出口更多的疫苗。我们正与疫苗生产商合作,努力在2021年底前将欧盟疫苗生产能力提高到每年30亿剂以上。我们的欧洲工业伙伴已承诺在2021年底前向低收入国家以非营利价,和中等收入国家以较低的价格,提供13亿剂疫苗。他们还承诺在2022年进一步提供超过13亿剂疫苗——其中许多将通过COVAX进行交付。

所有国家都必须避免采取影响疫苗供应链的限制性措施。我们还需要促进知识和技术的转让,以便更多的国家可以生产疫苗。就我们而言,我们强烈鼓励欧洲生产商这样做,特别是在非洲。5月18日,我参加了关于向非洲提供财政支持的巴黎峰会,在该峰会上,非洲大陆的领导人强调,非洲99%的疫苗都是进口的。这种状况必须改变。欧洲团队为此目的发起了一项倡议,并得到了欧盟预算和欧洲发展金融机构的10亿欧元资金的支持,与非洲合作伙伴一起提高非洲在疫苗,药物和卫生技术方面的生产能力。

采取自愿许可的做法,是确保技术和专有技术转让的最佳方式。如果事实证明这还不够,现有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和2001年《多哈宣言》已经预见了强制许可的可能性。在一些国家看来,这些灵活措施使用起来太困难且太慢。为了加快这些技术转让,欧盟将于6月初在世贸组织框架内提出一项新建议。

COVID-19大流行提醒我们,卫生是一项全球公共事业。正如全球卫生峰会最近通过的《罗马宣言》所预见的那样,我们共同的全球COVID-19疫苗行动必须缩小疫苗接种差距,这是迈向真正的全球卫生合作的第一步。

 

Languages:
社论版: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