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联盟驻华代表团

欧洲联盟驻华大使郁白关于新闻自由的讲话 2020年11月2日

Brussels, 05/11/2020 - 08:03, UNIQUE ID: 201105_32
Press releases

女士们、先生们,

言论自由是《基本权利宪章》和欧盟所有成员国宪法所规定的欧洲联盟的核心价值。

新闻自由是民主和多元化的支柱。没有真正的新闻自由,就没有民主。这就是为什么欧盟充分致力于在世界各地,包括在中国,实现线上和线下的言论自由。记者必须能够完全独立地工作。他们应该有权进行调查,并提出他们需要提出的所有问题,即使他们的问题让人感到不舒服。

言论自由受到攻击。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但也没有好转。我们今天纪念终止针对记者犯罪不受惩罚现象国际日。

今天,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兼欧洲委员会副主席若何塞·博雷利和副主席朱洛娃发表了一份声明,他们在声明中说:“在世界各地,记者都面临着恐吓、暴力或侵害,常常使他们的生命受到威胁。令人不安的是,针对记者和媒体工作者的侵害和犯罪行为不受惩罚的现象在全球范围内仍然很普遍,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19年的一份报告,一些国家相关案件比例达到了90%

在欧洲,就在几天前,我们纪念了调查记者达芙内·卡鲁阿纳·加利齐亚(Daphne Caruana Galizia)遇害三周年。那些杀害她的幕后黑手和针对其他记者的罪行仍有待揭露。我们呼吁所有国家将那些对记者犯下罪行的人绳之以法。这种有罪不罚的现象只会加剧恐惧、不信任,并为全世界自由和独立的媒体制造障碍。”这是今天发表的声明。我们为 “媒体自由快速反应”等有针对性的项目提供项目资金,以提高新闻质量、新闻自由和获取公共信息的能力。

在中国,你们都目睹了恐吓手段,有时甚至是更糟糕的行动,当年初新冠病毒蔓延时,政府对国内外的报道进行了打压,对医疗专业人员进行了封杀,审查和删除了挑战官方说法的报道和评论。

根据无国界记者组织在其中国国家概况中的介绍,目前有超过100名记者和博客作者被拘留,“拘留条件对他们的生命构成威胁”。中国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和李泽华在武汉报道新冠病毒肺炎危机,因传播所谓的“谎言”而被拘留。方斌自20202月被捕后,至今下落不明。

全国人大常委会日前通过的法律计划制裁在生物安全问题上散布谎言的人。

报道中国一直是一个挑战,但在本届政府下,对外国记者工作的控制明显增加,他们不仅会因为他们所写的内容而受到调查、控制或惩罚,而且还会被用来宣传与他们所写内容无关的政治议程。

外国记者面临签证限制或个别骚扰。签证被推迟,有时被拒绝,或不延长,或只延长很短的时间,以报复他们的出版物。在其他情况下,报道敏感问题的记者被拘留,设备被搜查,他们被迫删除图片、视频或照片。

20203月中国要求《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的所有美国记者在10天内交出记者证,他们的证件将在年底前到期。他们被告知,将不允许继续在中国担任记者。而中国越来越指大中华区。

9月,两名澳大利亚记者,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比尔·博图斯和《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的迈克尔·史密斯,在外交上的大力支持下才得以离开中国。两人都担心被中国安全部门拘留。这同样不同于常规的骚扰和拒签做法,后者已经成为报道新疆、西藏或香港等敏感话题的记者的 “新常态”。

人们担心的是,现在在中国的记者不仅可能因为他们所写的内容而受到迫害,甚至可能因为中国与他们的证件签发国之间的政治分歧而被扣为人质。

在这些事件发生后,一些记者正在考虑离开中国。也许这就是中国试图说服国际媒体进行自我审查,以便他们只写关于中国的所谓“真实”故事。

那么你们可能会问,很多人都问了,欧盟是怎么做的?我们作为欧盟,无论是集体还是我们的成员国,都一直在进行最高级别的干预,以纠正这种情况。

我在324日向外交部副部长秦刚做了一个关于媒体自由的专门外交照会,秦刚副部长不仅分管欧洲,还分管媒体、新闻和信息。这次照会的请求是在六个月前发出的。在会面中我对秦刚副部长提到的事宜,也正是我在会议开始的时候就告诉你们的。在5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的时候,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发表了一份声明。我们也对有关中国记者的个别案件进行了干预。519日,我们还就陈秋实、方斌、陈杰人、张贾龙等中国记者的个别案件进行了干预。这就是我们与中国政府就不同人权问题进行的接触。仅今年就进行了超过10次外交照会。

在政治层面,在69日的欧盟——中国战略对话中,在外长层面讨论了人权问题,包括记者的待遇问题。而在914日的欧盟——中国领导人会晤中,在习近平主席的层面上也谈到了同样的问题。

我们确实希望我们的关切能够被听到。我们并不期待如挥动魔杖一样就可以解除签证限制,或停止骚扰等类似行为。但我们明确希望中国政府明白,首先,我们不会放任不管,其次,中国要求我们和我们期望他们给予的信任是有代价的。

最后,欧盟将继续支持独立和可靠的媒体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社会中的关键作用。新闻自由不仅是媒体从业人员的权利,也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权利,包括中国公民。

谢谢大家。

Languages:
社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