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联盟驻华代表团

欧盟外长视频会议: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兼欧洲委员会副主席何塞·博雷利在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

Brussels, 29/05/2020 - 10:22, UNIQUE ID: 200604_1
Press releases

今天,我们讨论了阿富汗、中国的局势,以及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如何影响到更广泛的东南亚地区。

关于阿富汗,我们进行了简短的讨论,并且通过了欧盟对阿富汗的支持决议

我们的讨论是在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和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阿卜杜拉最近达成权力分享协议之后进行的。我们希望这一重要进展将为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之间和平进程的开始铺平道路。

我们一直团结致力于支持开启一个由阿富汗人主导、由阿富汗人所有的和平进程。这样一个进程现在应该立即开始,不再拖延。但我们不得不感到遗憾的是,来自塔利班的暴力仍在继续,迫切需要大幅减少这种程度的暴力。他们最近在开斋节庆祝活动中遵守了为期3天的停火。但是,3天的停火还不够。阿富汗及其人民需要永久停火。

在即将于11月在日内瓦举行的国际认捐会议之前,我们要明确表示,我们今后的政治和财政支持将与冲突各方承诺开展有意义的和平进程和保持过去几年来的成就,特别是在妇女和儿童权利方面的成就密切相关。

在本次欧盟外长理事会会议开始时,爱尔兰还向会议通报了它争取获得联合国安理会临时席位的最新情况。表决将于617日进行。我认为确保尽可能多的欧盟成员国在安理会的代表权符合我们的集体利益。我祝愿爱尔兰一切顺利,因为爱尔兰取得的积极成果也将是欧洲的积极成果。

我们商讨的主要话题是我们与中国的关系。这是本次理事会会议的主要焦点。

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加速了现有的趋势。事实上,我们可以说,这已经是一个警醒。中美之间的竞争,正在成为后新型冠状病毒世界的结构性因素。这种趋势正在变得更确定,也更有争议性。我们在会议上一致认为,必须加强基于我们的利益和原则的政策。

我们一致同意,不可能把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归结为一个单一的框架,因为它太复杂。它并不适合于一个单一的类别。中国是盟友还是对手?是伙伴还是竞争对手?是两者兼而有之。如果没有欧洲和中国之间强有力的合作关系,很难想象我们可以解决世界气候挑战。中国的排放量占世界总排放量的近30%

另一方面,很显然,[中国]是一个制度性的竞争对手,而且我们关系的这一层面的确存在,甚至还在增加。中国是竞争对手,是的。它是经济上的竞争者、合作伙伴、盟友、竞争对手。所有这些方面同时存在。因此,这是一个复杂的关系,不能减少到一个单一的维度。

我们采取了范围广泛的方式,必须涵盖双边政治和经济关系的诸多方面。与全球大国,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建立一致且平衡的关系是我们在不久的将来必须处理的事情。

中国的表现确实令人印象深刻。 20年前,中国产值占全球的4%,而如今已接近16%。在20年内将其在全球产值中所占的份额增加四倍是一项非凡的表现,它一定会影响今后的政治和地缘政治。

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一年前在20193关于中欧关系的《战略展望》中所说的话。在该文件中,我们列出了仍然有效的关键参数。但是,我们必须牢记最新的发展和趋势,继续执行它。

我们需要并且已经准备好与中国进行公开坦诚的对话。这应该涵盖我们关系中的所有要素,从贸易和投资,到我们必须继续努力建立一个真正的公平的竞争环境,再到全球挑战。我提到了气候变化,但也提到了世界各地的冲突和对稳定的追求,并没有忘记关键的人权问题。中国是一个体系行为者,必须从政治和经济的角度来考虑。

香港的最新发展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所有成员国都对此表示了明确的共同立场,这反映在刚刚发表的正式声明中。在此声明中,我们对中国528日采取的步骤表示严重关切。我们认为,这有可能严重削弱英国退出香港时中英达成的一国两制原则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

我们还想强调,我们与中国的关系是建立在相互尊重和信任基础之上的。我要强调这一点:相互尊重和信任。但是这一决定引起了质疑,我认为我们必须在与中国的持续对话中提出这个问题。

我可以概括地说,中国无疑是全球主要参与者之一。欧盟必须根据我们的利益和目标继续与中国接触。如果成功,这种接触将有助于塑造一个更加稳定和繁荣的世界,也将有助于塑造一个尊重基本权利和自由的世界。

这方面的工作将继续进行。谢谢!

 

问答

问:在香港发生的事件会危害在莱比锡举行的欧中峰会吗? 欧盟认为有必要在多大程度上采取制裁限制香港的自由? 欧盟是否会加入美国和英国的抗议活动?

关于第一个问题,答案很简单:不会。我认为, 莱比锡峰会仍在议程上, 只要大流行的情况允许, 峰会就会举行。

只有一个国家提到制裁问题。我不认为制裁是解决与中国问题的方法。

问:迄今为止,发表声明并没有阻止中国对香港实施国家安全法。 欧盟的下一步将采取什么措施?

我们将继续讨论, 并继续与北京接触。我们的反应必须与已经采取的步骤相称。我们将继续努力向中国政府施压, 以使他们意识到这个问题将影响到我们处理一些共同关心的问题的方式。但议程上没有其他更多内容了。

问:欧洲联盟为什么不签署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对于香港的联合声明?

我们有自己的声明。 我们不需要加入其他人的声明。

问:您是否同意香港不再拥有中国所谓的有效自治?

这一决定确实削弱了香港的自治权; 这危及香港的自治。

问:如果英国仍在欧盟,欧盟的立场会有所不同吗?

不会。

问:在香港发生的事件涉及法律的突然变更。与中国的投资交易是否有风险? 您谈到了一个更强大的策略,今天在这一方面是否有进展?

这是一次非正式理事会。会议专门讨论一般性问题。仅仅经过这次讨论之后,不可能马上制定新的战略。这是一次非正式会议,了解和阐明每个成员国的情况非常有意义。我们将继续对此进行讨论,但是不能指望一个非正式理事会会发表类似去年三月制定的《中国战略展望》那样的内容。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将会有一份这样的新文件,一份考虑到最近所有事态发展的对中国的新展望:包括大流行;香港;对公平竞争环境的需要;双边关系中的不平衡;中国的内部发展;中国更加自信的外交政策。欧洲联盟将集中严肃思考所有这些情况,最后我们将出台一份文件。 但这不是今天会议的目的。

问:香港发生的事件是否会危及与中国的投资交易?

不会。

问:对于欧洲联盟而言,利益变得比价值观更重要吗?

我们的联盟是建立在价值观和利益之上的。 在这种情况下以及任何其他情况下,我们都试图捍卫我们的利益并维护我们的价值观。

问:您谈到了一个更强有力的中国战略。今天对这样一种战略是否达成了共识?具体会产生什么影响吗?

我无法做更详细的说明。正如我所说,这是一次非正式会议:一次集思广益,一次成员国就构成这一复杂关系的许多问题交换意见和立场的会议。我提交了第一份报告,用了几张幻灯片来解释我们的经济关系是多么不平衡,这是我们在从气候变化到投资等若干个问题上的立场,还包括中欧投资协定谈判缺乏进展的情况。所有这些问题都已摆到桌面上,所有问题都已讨论过,但还没有结论。

问:您能否详细说明一下外长们对欧盟医疗用品生产战略自主的反应吗?

这是我们一直在考虑的事情之一。 这场大流行表明,在关键时刻,全球经济无法在数量和地点上满足所有需求。 我们的弱点与已经停止在国内生产某些关键产品,特别是制药方面这一事实息息相关,这就需要建立战略储备。

为什么我们有战略石油储备? 我们为什么要储备石油? 因为曾经有一次危机,石油供应被切断,从那时起,我们决定拥有战略储备。今天,我们已经看到在关键时刻,由于供应被切断,一些不重要的产品变得很重要。逻辑思维将产生相同的反应。我们必须保留一些不被认为是很重要,但在某些时候可能变得很重要的产品。供应可能会减少,也可能会不足。我们将必须以决定建立石油战略储备时的方式作出反应。

问:是否提出了人权问题? 特别是在中国的尼日利亚人的人权问题上,有报告显示他们受到了虐待?

这一点在讨论中已经提到了,是的。这是一些成员国在讨论人权状况和一些影响非洲国家公民的事件时提出的问题之一。

问:本次欧盟外长理事会是否讨论了利比亚的当前事务?欧洲成员国在利比亚问题上是否团结一致?他们达成了什么共识?

这不在议程上。我提到,令人遗憾的是,在利比亚的局势中,没有任何新的情况需要向理事会报告,以提起对这一问题的讨论。

 

视频链接:https://audiovisual.ec.europa.eu/en/video/I-191637

 

Languages:
社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