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联盟驻华代表团

欧盟外交政策与安全事务高级代表、欧盟委员会副主席费德丽卡 ·莫盖里尼 在清华大学的演讲《欧洲和亚洲,打造合作的全球秩序》

北京, 20/04/2017 - 16:18, UNIQUE ID: 170420_8
HR/VP speeches

Speech by the High Representative / Vice-President Federica Mogherini at Tsinghua University: "Europe and Asia - building a Cooperative Global Order"

      时至今年罗马条约诞辰60周年,我们迎来了已经30周岁的伊拉斯谟斯奖学金项目,这个项目确保了中欧之间的青年与学生交流。 现在,我正在看这些数字 - 然后我会回到之前承诺的话题 - 但是,得益于这个奖学金计划,近三千名学生和教授在过去的几年里被选中在欧洲和中国之间进行交流。 所以,我们也有一个实际合作的框架,不仅是在这个层面上相关而且非常有用的交流。

      所以,来到我们今天交流的话题。 首先,我要感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 对我来说,每次到访一个国家,每次访问中国,现在是我第三次在这个身份(作为欧盟高级代表/委员会副主席)访问中国,我和学生们见面,和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碰面和倾听,我总能学到很多东西。 我总能得到很棒的想法、启发和希望——而在我们所处的目前这样艰难的时刻,我们真的需要一些希望。

      我们都有印象:在全球秩序混乱的时代,不稳定似乎从世界的一个角落蔓延到另一个角落。 以叙利亚的冲突为例,在中东地区发生的的事件可能会破坏整个世界的稳定。 我们都很关心,我们都有责任为那里的和平与和解而努力。

      同样,如果我们看看这里,每个人都明白,朝鲜的危机会带来全球后果。我想和你们分享一件发生我身上的事情。我十二岁的女儿,当她知道我来到这里时,她告诉我,她不经常看报纸,但她说,“你去的那个地方有发生核战争的风险。” 如果一个12岁的欧洲人都能知道在世界上那么遥远的地方有一个风险升级的存在,那我们的共同责任是不言而喻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共同的责任和利益,避免朝鲜半岛的军事升级,推动朝鲜遵守国际义务,重新与国际社会接触,共同实现半岛无核化。这是欧洲和中国共同关注的。这也是在昨天和今天出色的会议上,我们大篇幅讨论的话题。

      考虑到这一点,在我们开放讨论和谈话之前,我想和你分享三个想法,可以帮助我们从目前的无序转变为某种、更加合作的全球秩序的三个想法。

      第一个想法是我们所有人,特别是像欧盟和中国这样的全球力量需要去参与、更加建设性地参与到国际事务中。 第二是需要寻求双赢的解决方案。 第三是规则的重要性,以及建立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

      是在世界的另一边,我们也绝不能视而不见。 在全球化世界中,没有一个危机是远离你身边的,这是一个拥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和弹道导弹的世界,恐怖组织通过互联网在各个大洲进行招募。 当今的世界,没有边界,没有谣不可及的地方。

      因为这个原因,我相信欧盟和中国都有参与全球事务的责任。我们,欧洲联盟,是一个日益活跃的全球安全服务供应者。这是非常重要的,比如,我们是一个见证了缅甸全国停火协定的国际观察者,就像是中国一样。这是一个伟大的荣誉,还有着巨大的责任。即使是一个遥远的地方 - 因为我们知道,这不仅与我们的安全有关,还涉及世界的稳定。因此,我们必须利用中国和欧盟双方对各方的影响力,使其继续参与和平进程,维护每个人的人权。

     我们欧洲人对亚洲的和平与稳定感兴趣,从阿富汗到东南亚。我们已经是世界范围内的第一投资和援助国,我们正越来越多的参与安全事务。同样,中国在对我们这里的和平与安全感兴趣。中国的参与能够在很多我们正在处理的危机中发挥非常积极的作用。

      就在几个星期前,我欢迎中国叙利亚问题特使 [谢晓岩]前往布鲁塞尔,参加支持叙利亚和该地区未来的国际会议。我们看到的,为争取结束冲突,建立和维护国际社会的团结的重要性。要推动在日内瓦举行的联合国主导的政治和谈,因为所有人都很清楚,没有军事手段可以解决叙利亚危机。这是几天后我在莫斯科与我的同事谢尔盖·拉夫罗夫 [俄罗斯联邦外交部长]要讨论的议题之一。

      国际社会的团结是关键。关键是要杜绝危机和冲突;此外,还要找到能够保持或建立世界安全的协定或协议。这几天我特别想到在伊朗核问题上我们共同取得的成就。如果你想到国际社会团结一致– 包括中国一直并将继续在协议执行方面继续发挥非常积极和建设性的作用 - 所取得的成果:在几十年后,不仅达成了核协议,作为完全实施,并由IAEA [国际原子能机构]进行5次全面核查。这是相当显著的成就。我们欧盟将继续,我相信中国也一样 - 尤其是我在磋商后的这些天 - 以确保这一协定完全实施,各方遵守协定,因为这对于世界的安全至关重要。

      我们还有在不同的领域合作的机会。中国在世界事务中的参与可以就共同关心的许多问题创造许多合作机会。我知道,世界上有些人会对一个更加自信和外向的中国感到担心。我不同意这种观点。欧洲和中国可以就国际政治推动一个更加合作的方式。我们可以一起工作,正如我们在伊朗核问题,或在其他危机时,找到双赢的解决办法,而别人只能看到冲突和竞争。这是我想与大家分享的第二个想法。

      在达沃斯的讲话中,习近平主席还谈到了需要基于合作共赢的国际模型,在那时 - 我引用 - “人类已经成为人类已经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这也是我们欧盟创立者最初的直觉 – 梦想。这正是六十年前在罗马促使欧洲联盟建立的直觉。欧洲国家彼此混战了数百年,如果没有上千年的话。第二次世界大战 - 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战争 - 由欧洲人在欧洲爆发。在这么多的痛苦之后,我们终于意识到,战争对我们所有人都有毁灭性的后果。不管谁赢或谁输,我们皆输,而合作可以惠及每一个人。

      我可以跟大家分享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这也从一个情绪的角度角度观察。十几天前,我在意大利圣安娜迪斯塔泽马的一个偏僻地方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那里发生了对500多人的可怕杀戮。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他们当时还是孩子,而现在已是明智的老人,他们告诉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拯救欧盟,因为通过我们的悲剧而传来的第一件好事,那就是我们大陆的团结及政治一体化。有时这就是那些未曾读过大学,甚至未曾读过中学,在农村过着简单生活,却有着这一清楚思想的人们:战争带来了六十多年的和平,经济合作和欧洲联盟这个世界最大市场,也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全球最大的外交力量,在全球有140个代表团,协调28个成员国 – 即便这将变成27个成员国,我们也仍然如此 – 的超级力量。

      因此,看到这些年逾六十,七十甚至八十的曾经饱受战争苦难的人们,告诉我欧盟对和平和经济繁荣的价值, 我认为这也是我们所有人都应该牢记的事情。

      那么在那个时候 - 在60年前,有远见的欧洲人鼓起勇气投身于此:寻求双赢的解决方案,而不是互相争斗,相互配合,更为便利。

      今天,这一点更为真实且远远超出了欧洲大陆。 让我补充一点,这可能是当今国际事务中最大的分水岭,即不是东西分裂,也不是南北鸿沟。 当今真正的区别在于那些认为国际政治是零和博弈,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人,和那些努力寻找双赢解决方案,奠定共同基础的人的区别。它需要时间,需要很多的耐心,但总有希望看到每一方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利益,并以合作的方式共同工作。

     以贸易为例,如果你采用对抗方式,那么很容易看出它将会导致什么结果。 保护主义,不愿意妥协,最终轻易引发贸易战。 让我再次引用习主席,他非常明智地说:“没有人会成为贸易战争的赢家”,这些都是至理名言,值得我们都反思。 这只会削减我们公司的机会,并减缓我们所有国家的增长。 我们都会输。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我们必须共同努力,我们必须寻求双赢的合作,我们必须对所有人共享的一套规则达成一致。解决目前的无序状态,必须采取基于规则的全球治理合作。

      让我非常公开坦率地告诉你们:当今我们自己的社会里有一种趋势,包括在欧洲我们有时会把规则看作一个约束而不是一个保证。 你们中那些学习社会科学或政治哲学的人都非常了解,这些规则是对所有人的保证,是社会工作的框架。 这是一个保证。 更多的权力政治是进一步破坏稳定的完美手段。 特别是国际规则和保障不是威胁,而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个确切因素。

     违反全球规则使整个国际体系变得更弱,使冲突更有可能,使我们所有人更加不安全。 一谈到例如海事纠纷,规则是对贸易,商业和安全的保护。 我们必须在这个领域保护我们的规则,并寻找冲突发生的调解方案。

      另外,我们需要扩大和扩展现行的规则制度。例如在核问题上。《禁核试条约》为我们提供了人类历史上最有效的核试验监测系统。在朝鲜半岛最近的事态发展上,我们已经看到了该条约的附加价值。在核问题上,我们有义务与国际社会保持团结一致,与伊朗进行交涉,并全面实施与伊朗的协议。我们有义务维护现有条约,使其更加全面和全球化,让大家都更加安全。

      最后,规则是充分发挥全球化和保护人民的唯一途径。人类从来没有如此人口众多、繁荣和健康。这有可能是因为进步已经超越了边界。有可能是由于全球化。这并不意味着全球化中的一切都是好的。我们不能忽视一个更加全球化的世界对我们社会的一些部门或世界某些部分的影响。目前不平衡问题的答案并不是去全球化,而是与合作伙伴进行接触,使国际贸易使加自由和公平。这是中国和欧盟一定能在全球范围内发挥作用的领域。

      所以我相信你们这个年龄段的人都很清楚,没有办法让全球化回退,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我们都看到,一个开放的世界的机会远远超过了其威胁或限制。但是进步并不是与生俱来的,不是必然的。安全不能得以保证。我们看到非常强大的力量在制造不稳定和混乱。而这些力量并不总是可以通过名字来识别的简单力量。

      如果没有我们每个人的充分参与,进步与和平就不会发生。我们生活在一个权力比以往都更加分散的时代。不仅是国家,个人、社会以及群体都可以对全球趋势产生影响。然而,正如习主席提到的,如果我们努力,一个可以进步的世界的乐观愿景是可以实现的。我相信欧盟和中国可以成为推动多边体系、基础规则的全球治理最有力的力量。我们共同合作实现共赢。我们是具有责任感的全球力量 - 我相信如果共同合作我们可以实现的我们的责任。我必须告诉你们,这两天的会议让我非常放心,因为看到了欧盟与中国这个方向上进一步合作的共同点,

     现在我很高兴以及荣幸与你们交流,听取你们的问题以及意见或建议,并进行非常公开和坦率的辩论。再次感谢你们来听我的演讲,也让我听到你们的声音。对我而言,这是我访问中最宝贵的时刻。

     谢谢你们。

问题:没有录音

      我不认为难民和恐怖袭击之间有什么联系。欧洲以及全世界其他地方——从亚洲到非洲再到北美——都受到了恐怖袭击的冲击。发生在欧洲的袭击大多是欧洲籍公民主导的。我知道这并不是我们在媒体中常听到的信息,但数据告诉我们这是事实。所以,这是一个正在袭击全世界所有地方的全球性现象;这是一个要求我们开展包括反恐合作在内的国际合作的全球性现象。顺便说一下,在这几天的会谈中,我们正在讨论关于加强中欧反恐合作的决定,正如我们同全球其他伙伴方所做的。我们还需要在我们双方的社会以及全球其他地区开展去激进化方面的工作,尤其是在年轻人层面。此外,我们还应在切断恐怖群体资金来源,以及解决一些无管制地带的危机,例如叙利亚、利比亚或非洲的部分地区就为恐怖组织扩大化提供了空间。

      至于难民,我们对许多难民表示欢迎。首先,是出于我们的人文主义精神的义务;也是由于欧洲本身就是一片接纳难民的土地,我们觉得这是一个责任。在战争期间,许多欧洲人从自己的祖国搬离到欧洲其他地方或全世界其他地方,我们清楚地记得饱受战争或灾难之苦意味着什么。另一方面,根据我们参与的条文和条约,这是一个法定的国际职责。它不是,也不能仅仅成为欧洲的责任。它应当成为一个我们同全世界其他地方共同承担的责任。因此,我们认为我们需要在联合国框架下,建立一个接纳和保护全球难民的责任共担的全球机制。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在讨论这个问题时,很多时候都称之为欧洲难民危机,但是让我告诉你们两件事:第一,所谓“危机”,是难民的危机,而不是欧洲人的;第二,非洲或亚洲的人口流动规模其实比欧洲的要大。我们应认识到,这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今天,人口流动规模是前所未有的。我们应理解人口流动的规模和意义所在,出台全面政策以预防危机,治理气候灾害,赋权于民,倡导人权、法治和广泛参与,创造就业。这是在全球范围内以一种可持续、理智的方式解决全球大规模人口流动的办法。欧洲联盟正在尽其本分,我们希望其他方也同样能尽职尽责。

问:在欧洲国家,有许多难民和欧洲公民之间的内部矛盾。欧洲公民认为一些权利和义务给了难民。您认为这些如何在不同的欧洲国家化解这些矛盾?

      要知道,当资源紧缺时,出现一些紧张情绪是在正常不过的了。我们走出了持续数年的经济危机,整个世界都走出来了。当遇到预算约束时,在预算分配的问题上就可能出现一些对抗,这也是很正常的。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故事——欧洲人民欢迎来自所有地方的人,并为确保他们的安全而努力的故事,我认为,都十分鲜活。紧张情绪的确存在,不仅是在欧洲——可能你在今天的美国比在欧洲看到得更多——我知道在其他社会也存在紧张情绪。我还是认为,对欧洲人来说重要的是要有一种理智的方式,一种富有成效、可持续的方式,让人们各尽其责。

问:您对英国脱欧怎么看?英国脱欧对欧盟领导人和欧盟成员国的欧洲一体化的信念有什么影响?实质上,这是关于英国的问题……

      我想是这样的 。我很惊讶,这不是第一个问题!首先,让我非常清楚地表明,我的制度角色在欧盟架构中是非常特殊的。我是欧洲委员会副主席,但我也主持欧盟理事会三个不同专题会议,也就是28个成员国部长级别的三个会议。这三个会议是外交部长、国防部长和发展部长参加的,参会的部长仍然是28位,这种情况还将持续两年。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需要人们理解的问题,因为我们认为去年的全民投票是立竿见影的。英国花了九个月的时间,从全民投票的结果出发,到正式提出开始谈判的要求。因此,欧盟有时候被批评行动缓慢。然而,民主是需要花费时间的。由于需要准备,英国花了九个月的时间从全民投票结果到正式提出开始谈判的要求。现在,我们正在开始谈判,将持续两年。这将是至关重要的谈判,英国将从共同体中拆分出去。我们将失去一个重要的成员国。我要告诉你们,对我来说,所有成员国同样重要,因为有些成员国在某方面政策做出较多贡献,而其他成员国则在其他方面多有贡献。但是,恐怕我们的英国朋友将会比我们失去更多的东西,因为正如我所提到的,即使在英国脱离欧盟之后,欧盟还是世界第一大市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例如,有些在安全和防务方面。诚然,英国是安全防务方面的重要力量,但英国对欧盟军事行动的贡献不超过5%,所以即使没有它,我们也可以生存。这将是痛苦的,我希望他们留下来。但是欧盟将继续作为其一直以来的重要力量,甚至更大,因为我看到我们所有的合作伙伴在这几个月告诉我们欧洲人大家需要欧盟。这也是我在中国收到的信息:欧盟是当今世界不可或缺的伙伴。

      因此,我们有决心继续欧盟一体化进程。我们以这个非常明确的想法庆祝了《罗马条约》的签署纪念日。我们会继续走下去。我们将在一些领域加强合作与整合,从防务到经济,到外交政策,到其他问题。我们为此承担起责任,同时也为了我们的公民,他们现在开始意识到什么正面临着危机,意识到如果欧盟开始解体,他们将面临哪些风险。再次,我将再次提到圣安娜迪斯塔泽马的杀戮幸存者告诉我的话:我们有可能失去很多。我认为欧洲公民现在开始明白,听口号是一回事,将口号转化成真正的政治则是另一回事,而且这是很痛苦的。

问题:没有录音

      我有幸曾是欧盟一个会员国的部长,我可以告诉你,你在欧洲议会或意大利议会看到的活跃情况非常相似。你会发现在欧盟没有一个国家与另一个国家的对立。你会看到有不同的政治议程,与你在某个会员国看到的不同政治议程是一样的——右派、左派、中间派、(赞同)制度、反对制度的等等,如此这般,你会看到反映在制度合作中活跃的民主政治辩论。所以我不认为存在欧盟内部的冲突。我看到是富有成果的交流。在某些情况下,我们有不同的意见。例如你提到的难民或移民流动问题。在这方面,你们可以看到,一些成员国的方法与另外一些成员国不同,不论党派,可能是因为地理或历史的原因。某些国家由于了解那些向外国移民流动的国家并对由此产生的影响记忆犹新,而没有相关经历的国家则不然,或者地理上的近距离可以使一个国家比其它国家更容易找到共同的立场。但是,我在欧盟内部看到的并不是冲突,我们一致通过所有或者说几乎所有的决定。总是能找到办法的。所以,我们经常看到的是分歧的表现,但并不是真正的分裂。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主持欧盟理事会的三个部长会议。很多人问我:28个成员国是否难以达成共识?这当然不是生活中最容易和最简单的事情,但也并不比其他制度行为更困难。例如在防务方面,我们在过去九个月中一致通过作出了非常重要的决定,仍然是全部28个成员国,这些决定在这几个星期内开始执行,加强欧盟防务方面的合作。所以我不认为欧盟内部存在冲突。有关欧盟之外的冲突——我看到很多,这是让我最担心的。叙利亚问题、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依然存在的冲突、利比亚问题、非洲之角、萨赫勒等等。阿富汗问题在我们的议程上还是很重要,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日益加剧,我可以继续加上乌克兰东部的冲突局势。这种情况再次告诉我们,我们在欧洲联盟建立了60年的和平,但和平远远没有在我们这个地区和世界其他地方实现。所以欧盟以外的冲突绝对是我最担心的。

问:土耳其呢?土耳其与欧盟的紧张局势?

      首先,土耳其是欧盟和欧洲人的重要伙伴。它不仅是制度关系,而且也是人与人的联系,涉及经济、企业、能源、大学、知识分子之间的联系……大家可以接着说很多,我们有那么多联系。因此,这是一个很大的联系。这也是一个情感的联系,因为欧洲和土耳其在各方面都有很多共同的历史。但现在土耳其正在经历一个复杂的历史时期。他们刚刚就制度变化举行了一场全民公投,结果显示其国内的分歧很大,投票结果又非常接近。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建议土耳其朋友在全民公投的后续行动中要非常谨慎,试图联系所有的政治力量和社会各界,首要为了土耳其自身而争取社会团结。我们将与他们一起反思——其实我们已经开始这样做了——我们关系的未来。我们下周将会举行欧盟的外交部长会议,我们将会反思我们今后与土耳其的关系,但是首先我们会与他们讨论我们关系的下一个阶段。

Languages:
社论版: